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56-1976年
与彭老总会面之后

发布时间:2005-10-11 16:59:13   点击: 1556次

陪同钱学森到东北参观访问的朱兆祥,回到北京稍事休息后,便向中国科学院办公厅汇报了陪同钱学森东北之行的情况。办公厅的同志告诉他:“彭德怀同志办公室来了几次电话,叫你从东北回来后,立即到彭总家去一趟。”

什么事情,要我到彭总家去一趟?”朱兆祥百思不得其解。他怀着诧异的心情来到了府右街灵境胡同一所传统的四合院门前,向卫兵说明了姓名和来意。卫兵很有礼貌地将他领到会客室,让他坐下稍等,便进院内通报去了。

这时,朱兆祥感到心情有些紧张,因为眼前他将要会见的是一位举世闻名的元帅。当他正在考虑见面时要说的第一句话时,门开处,走进来的却是在东北新结识的陈赓大将。。

陈赓大将伸出手来,爽朗地说道:“欢迎,欢迎,我们是老朋友了。”

当他们坐下后,陈赓开门见山地向朱兆祥提出了一个问题:

“我想问问你,这次钱先生参观了军工学院以后,对你讲了些什么?他有些什么意见?”

朱兆祥思忖片刻,陈赓见状补充说: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讲他的原话嘛!”

朱兆祥点点头说道:

“钱先生对军工学院总的印象还好。只是他看到学院有几十名苏联专家很不以为然。他说,一个学院要这么多苏联专家于什么,难道我们中国人自己干不来吗?他还感到,由于那里的一切由苏联专家说了算,我国的科技人员依赖性大大,不能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朱兆祥把话一口气说完,不知会惹出什么漏子来,他静候陈赓大将的反应。出乎朱兆祥意料的是,陈赓大将不仅没有发火,相反,激动得一拍大腿,站起来说道:

“好啊,讲得好。我们需要的就是像钱先生这种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我们国家就是需要具有这种民族气节的人才。你,们科学院的同志办了一件大好事,能够把钱先生这样爱国的知名的科学家请了回来。”

钱学森的谈话,也许就在陈赓大将的意料之中。因为他从钱学森同军工学院的一些科技人员的谈话中已经有所察觉,而钱学森对他的回答又是那样的干脆和果断。他深切地感到钱学森身上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而这些可贵的品质,在某些人身上似乎少了一些。军工学院存在的问题,陈赓大将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它关系到国与国之间的大事,实属无奈。今天,他从朱兆祥的谈话中得到了印证,这怎能不使他如此兴奋呢?

接着,陈赓大将对朱兆祥说道:

“我们的彭老总知道钱先生是火箭专家,很想见见他,要向他请教几个问题。你们还在东北的时候,他问过几次你们回来了没有?不巧的是,彭老总现在生病住院了。等我跟他约个日子,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彭老总怎么样?”

“那当然好。”朱兆祥连忙点头答应。

“那就麻烦你把这个意思转达给钱先生。这件事,请科学院的同志一定支持呀!”

这位名震中外的战将,讲话是如此诚恳,如此谦虚,这使得朱兆祥深受感动。他连声说道:

“当然,当然支持。”

1955年12月26日下午,钱学森在陈赓大将的陪同下,到首都医院看望彭德怀元帅。

过惯军旅生涯的彭老总,谈话直截了当,彭老总说道: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想打人家;但是,我们应当具备先进的防御能力。历史的教训是,你落后了,人家就来打你。”

停了一下,彭老总向钱学森提出了他思考已久的问题:

“我想和钱先生探讨一下,譬如说射程5OO公里的短程导弹,我们是否可能用自己的力量造出来?需要什么样的人力、物力和条件?估计需要多少时间?”

钱学森—一作了回答。

彭总听完,满意地点点头。

这真是一次别开生面的会见。一方是担任着军政要职的元帅,一方是从国外归来不到3个月的著名科学家。他们的第一次晤面,竟然没有国防部长对海外赤子归国的那种欢迎式的寒暄,也没有作为学者对于病榻上的老元戎的礼节性的问候。上来就谈他们心中的要事,完全像老朋友。老战友之间推心置腹的晤谈,真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一天,陈赓大将以国防部的名义,在高干俱乐部设便宴款待钱学森。参加宴请作陪的还有王震和总参装备部部长万毅。席间,陈赓把王震和万毅介绍给钱学森,而后,风趣地说道:“他们都是导弹迷,都对钱先生研究的导弹技术感兴趣。今天认识认识,日后还要共事打交道。”

不消说,整个用餐时间的话题,都没有离开火箭、导弹。不过,那时“导弹”一词来自西方,报纸上直译称作“弹道导弹”,说起来颇为拗口,人们对这种武器了解也甚少。万毅围绕着导弹的性能和功效向钱学森提出了一些问题,钱学森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作了回答。在座的几位将军听得很认真,且兴致很浓。

这情景,给了陈赓大将以很大的启发。第二天,他急忙赶到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亲自出马邀请钱学森向在京的解放军高级军官演讲“导弹概论”。钱学森欣然接受了邀请。

钱学森的演讲会是在解放军总政文工团排练场进行的,一连讲了三场,在京校级以上的军官都出席了这次的演讲会。

随着钱学森回国以及在北京的三场演讲会,不仅在解放军的领导机关出现了火箭、导弹热,而且也引起了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对火箭、导弹的关注。

于是,不久,钱学森又接到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请他在中南海向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人作一次关于火箭、导弹的报告。这使钱学森感到有些紧锣密鼓的气氛。

这一天,中南海怀仁堂坐满了党、国家和军队的高层领导人。他们之中有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的几位副总理以及各部的部长,还有佩戴元帅、大将、上将军衔的高级将领。听众身份之显要,只有我党召开的某种重要会议可以与之相比,自然,这是钱学森前所未见的。这些声名显赫的听众,多是决定国家命运和前途的重要人物。这使钱学森意识到:中国发展火箭、导弹技术已是指日可待了。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