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56-1976年
“一锤”定终生

发布时间:2005-10-11 16:57:53   点击: 1700次

这家海外中文报纸的记者,不管他基于什么立场和出发点写了这篇报道,但是有一点他说的是对的,这就是,我们的国家和政府“知道钱学森的价值”。中国共产党惜才、爱才,尊重和信任爱国的知识分子。因此,敢于将重任赋予他们。应该说,当年这位海外记者还未曾得知就在钱学森的东北之行以后,党和国家将另一副重担压在了他的肩上。

当然,这是一个饶有风趣的故事,故事的开头,还得从钱学森的东北之行谈起。

钱学森是于1955年11月23日到达哈尔滨的,对于钱学森此行,中共黑龙江省委非常重视,指定省委一位统战部长负责接待工作。钱学森一行到达黑龙江以后,这位省委统战部长和朱兆祥一起,仔细安排了钱学森在哈尔滨一周的参观访问日程,朱兆祥拿了这个日程表来征求钱学森的意见,钱学森看了以后说道:“我有两个朋友在哈尔滨军工学院工作,一个叫庄逢甘,一个叫罗时钧,我希望这次能够见到他二人。”

当朱兆祥将钱学森的要求转达给这位统战部长时,这位部长面有难色。原来,钱学森要见面的这两位朋友,都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任教,而这所军事学院当时是个高度保密单位。据那位部长说,按规定只允许部、省级以上领导人员入校参观。部长叹了一口气说:“看来钱先生的这个要求怕是很难满足。”

次日清晨,朱兆祥还是把钱学森的这一请求用电话请示了中共黑龙江省委的负责同志,而后,他们按日程先去参观抗日烈士纪念馆。

傍晚,当他们参观归来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省委给朱兆祥先生打来电话,说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请示了北京,同意钱学森访问该校,并要他们改变第二天参观日程,明日早 8点就去军工学院参观访问。

11月25日,早8点,朱兆祥和钱学森在那位统战部长陪同下,来到了南岗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出来迎接钱学森一行的,竟然是该学院的院长陈赓大将。陈赓大将是当日清晨乘专机从北京飞来,亲自接待钱学森的参观访问的。

陈康大将当年是中央军委分管作战的副总参谋长,军务相当繁忙。但是,为了亲自接待钱学森,还是风尘仆仆地专程从北京赶到哈尔滨。

被誉为“名将之鹰”的陈赓,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著名的将领之一。在抗美援朝、越南抗法战争中,他屡建奇功。他有着传奇般的经历,在部队,在民间广为传颂。他曾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许多重要职务,以作战勇猛,足智多谋而闻名中外。陈赓大将更以其求贤若渴、惜才如命的儒将风范而为人们所称道。

1952年7月,陈赓将军抗美援朝得胜归来以后,马不停蹄,受命创办军事工程学院。历时一年,便以惊人的速度,在哈尔滨的冻土地带建立起这座全新的高等军事学府,于1953年9月1日正式开学。

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盛传着陈赓校长尊师重教、礼贤下士的诸多动人故事:

有一位留学法国研究弹道的专家,曾经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少将专员。解放后,在中国民航总局任职时,因犯贪污罪被最高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这个死刑犯的情况,让陈康知道了,他竟然如获至宝,高兴地说道:

“这可是个宝贝!是宝贝,就尽量不要杀掉,我们可以叫他立功赎罪嘛!”

于是,他拿起电话,直接要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董必武的办公室里:

“董老,我请求你刀下留人。”

听了陈赓的陈述,最高人民法院作为一个特殊案例,将这个罪犯改判为“死缓”,且“监外执行”。

当这个死刑犯戴着手铐被武警押到陈赓面前时,陈赓对押解犯人的武警说道:

“快把手铐摘掉。这个人交给我,你们可以放心喽!”

后来,陈赓同这个犯人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当即给他安排了住房和适合他所学专业的科研工作。

像陈赓这样一个善于沙中淘金,爱才惜才的共产党人,怎能不知道钱学森的重要。所以,当他接到哈尔滨军工学院的请示电话后,果断地回答道:

“我们学院的大门要向钱学森全部敞开,对他没有什么可保密的,而且我要亲自接待他。”

这一天,陈康大将亲自主持了欢迎仪式,他在欢迎词中说道:

“我们军事工程学院打开大门来欢迎钱先生。对钱学森先生来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密要保的。不错,我们制订了严格的保密制度。今天,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这无非是在美国人面前装装样子,不让他们摸透我们的发展水平。”

陈赓大将一直陪同钱学森一行参观。他们仔细地参观了这里的空军工程系、海军工程系和炮兵工程系等。”

当年,这所学校聘请了2O多位苏联专家,学校的教学和科研,具有一定的水平。风洞、水槽,建设得很是现代化,各实验室非常重视教学演示的设备,而且用军事化的手段管理学校,到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在一个综合陈列馆里,陈列了许多在朝鲜战场上我军缴获的美军的轰炸机、坦克,还有带有电子自动搜寻目标的炮弹等。

陈赓大将指着这些展品,对陪同参观的副院长开玩笑说:

“这些都是美国人的破烂,对于钱先生来说还要保什么密?”说完,陈赓和钱学森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在室外一个小型火箭试验台面前,钱学森停住了脚步。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最原始的固体燃料火箭的实验装置。

钱学森很有兴趣地与正在拆装的一位教师攀谈起来。从简短的对话中,可以知道,钱学森对这个装置的不合理部分提出了意见,而那位教师却轻声地说,这是苏联专家的意见,不能改动。

对此,钱学森摇摇头,表示了不以为然。机敏的陈赓大将看出了其中的文章。于是,他向钱学森问道:

“钱先生,你看我们中国人能不能自己搞出导弹来?”

“有什么不能的?外国人能造出来的,我们中国人一定能造得出来!”钱学森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哈哈!我就要你这句话!”陈赓大将紧紧握住了钱学森的手,开怀地大笑了。

这是决定钱学森后半生命运的笑声,这是决定中国火箭、导弹事业命运的笑声。新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就在陈赓大将爽朗的笑声中发动了。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一锤定音”。今天,钱学森的一句话,竟然定了他的终生。把他的生命同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连成了一体。这大概是他始料不及的。

这绝对不是一种偶然性的巧合。

经历过抗美援朝战争的陈赓大将,对现代战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在这样的战场上,武器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地显示出来。我志愿军将士的勇猛果敢、不怕牺性的精神,自然是敌方无法比拟的。但是,现代化的火箭炮等诸多远距离的新式武器的威力,也是显而易见的。回国后,他作为分管作战的副总参谋长,一直在思考用我国自制的导弹装备部队的问题,但苦于当时不具备这方面的条件。钱学森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参观中多次流露了不靠洋人靠自己的思想,这使陈赓非常赏识。于是,他抓住时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以投石问路。谁知,竟然一拍即合。

就钱学森来说,回归祖国,以自己的专长报效国家,这本来就是他多年的宿愿。这次在参观中,他对于一些人唯洋专家之马首是瞻的情绪,颇为不快。加上陈康大将提出制造导弹问题,正是自己的专长,他似乎未作更多的思考,便欣然作答。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晚上,陈赓大将在苏联专家俱乐部设晚宴招待钱学森一行。钱学森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时的两位学生罗时钧和庄逢甘等也出席作陪。席间,师生畅叙别离之情,也谈了不少有关导弹的问题,每当这时,陈赓大将便插进话来,与他们讨论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导弹事业的看法。

陈赓发现,他与钱学森的谈话很默契,也很投缘,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特别是,他们对人都是那么坦诚,对祖国的事业,又都如此热忱,这使陈赓十分高兴,他庆幸自己不虚此行。

此时此刻,钱学森对这位驰骋疆场、战功卓著的将军也颇为敬佩。他知道,今日陈赓大将的话,绝不是他个人心血来潮,信口而言,这是祖国的呼唤,是人民的需要。在当今世界上,少数国家之所以称王称霸,除了他们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外,还因为他们手中握有火箭、导弹等战略武器。近百年来,孱弱的中国总是被人欺凌。如今,新中国诞生了,该是结束这种被屈辱历史的时候了。东方睡狮,已经醒来了,它应该有所作为,它应该以自己的军事实力震惊世界!

这天晚间,钱学森回到寓所,心情显得格外兴奋。因为他似乎看到了新中国火箭、航天事业的曙光,看到了解放后短短的几年内,白手起家迅速建立起来的我国军事科学的雏形。根据钱学森自己为自己定下的规矩,每天晚间要学习马列著作。今天,他打破了惯例,主动与朱兆祥先生谈论起白天参观的感想来。

“看来,这个军工学院的教师和教学质量还是很不错的。”钱学森思考了一下,接着说道:“教师们想问题很多,但解决问题的勇气不足,对苏联专家的依赖性太重,缺乏主动精神。”

朱兆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钱学森颇有感触地说道:

“要这么多苏联专家来干什么?难道我们中国人自己不会干么?”

议论苏联专家的是非,这在当时的中国属于政治生活的禁区。而像钱学森这样敢于对苏联专家工作提出尖锐的批评,更是绝无仅有的了。这真使朱兆祥大吃一惊。

后来,朱兆祥先生撰文回忆这次同钱学森谈话的情景时,写道:

这样清醒的观察,看来只有像钱先生那样性格的人,而且 只有像钱先生这样刚刚踏进国门的人才能做出的。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钱先生的这种清醒的观察,以后还曾 受到陈赓大将的绝口称赞。看来,他二人虽然一文一武,但却是一拍即合。

这天晚间,钱学森久久不能入睡。白天,他与陈赓大将的谈话,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他回答陈赓大将的那句话,虽说是脱口而出,但细想起来,已经在心里憋了二、三十年了,今日终于一吐为快。然而,就是从这次谈话开始,他选择了火箭、导弹事业。这也就意味着选择了一条非常艰难和充满牺牲的道路。可是,为了祖国强盛,为了新中国的火箭、导弹乃至航天事业的起步、发展和腾飞,他对自己的选择,终生无悔。

对于这次同陈赓大将的谈话,钱学森晚年曾写文章回忆道: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冒出一句可以搞导弹,没想到,真正干起来,困难真多呀!……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