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56-1976年
啊!祖国的首都

发布时间:2005-10-11 16:55:50   点击: 1923次

1955年1O月28日,钱学森一家从上海到达北京,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吴有训和首都著名科学家华罗庚、周培源、钱伟长、赵忠尧等ZO多人,到北京前门车站欢迎。

次日,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隆重款待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又饱经磨难的杰出科学家钱学森。副院长张劲夫、吴有训作陪。

席间,吴有训向钱学森正式交待了由钱学森牵头组建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的决定。钱学森欣喜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予钱学森以格外的重视和厚爱,为此,敏感的海外报纸一开头便进行追踪报道。钱学森到达北京的当天,美国一家报纸便用通栏标题,发出了一则新闻。

标题:

钱学森到达北京

中共派出盛大欢迎队伍

文中写道:

……当钱学森博士走出北京前门火车站时,中共派出的一队由科学家组成的庞大代表团欢迎他。代表团中有几位他相当熟悉,其中一位年轻的科学家他很熟,那就是在美国念书时,名为占美钱的钱伟长。钱伟长在加州理工学院念书时与钱学森一同从师于冯·卡门教授,也是一位火箭专家。这个代表团的团长,就是比钱学森更早到达美国,并获得博士学位的华罗庚,他是国际驰名的数学家。

对于这样高规格的欢迎和接待,钱学森也感到出乎意料之外。他心中充满感激,同时也有深深的歉疚——是的,他还没有为祖国效力,尚未建树寸功啊!

北京,是钱学森少年时代居住的地方,是他的第二故乡。古都数不尽的风景名胜,都在他的心中,这里的街道小巷,都留下了他的足迹。2O年后,他又回到这里,回到这新中国的政治与文化的中心,他倍感亲切。

北京的新生活开始了。

开头,钱学森一家人被安排住在位于长安街的北京饭店。这里是当时北京最好的宾馆。清晨起来,一家人站在临街的阳台上,向西可以看到金光灿灿的天安门城楼,再向西眺望,晨霭中,显露出延绵起伏的西山群峰,它们守卫在北京的西北部,是一条苍翠的自然屏障。向南望去,可以望见高耸的正阳门和崇文门城楼,还有远;处天坛祈年殿的蓝色圆顶。一双儿女被北京的风光迷住了,他们兴奋地高呼:

“北京太美了!”

“北京太可爱了!”

开国之初的北京,虽是百废待兴,但已是万紫千红,一片生机勃勃的局面。钱学森所到之处,新气象扑面而来。人们精神振奋,干劲十足,合理化建议层出不穷,技术革新的硕果累累。工人和知识分子当家做主人所焕发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变成了强大的生产力。

许多新老朋友来北京饭店与钱学森叙旧话友,带给他的是激励和鼓舞。

两天后,他迫不及待地协同妻子、儿女步行来到了他仰慕已久,被世人称之为中国心脏的地方——天安门广场。

站在天安门广场,望着那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望着那巍峨的天安门城楼,他仿佛听到了毛主席那宏亮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站在这里,他有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有一种主人翁的使命感。他看到,所有到广场上来的人,神情都是这样的虔诚和神圣,有的人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那高高飘动着的五星红旗,似乎就是一种象征:解放了的祖国,在蒸蒸日上,一个繁荣强盛的中国,就要在东方的地平线上高高耸立起来。

11月初,钱学森参观了北京第一棉纺厂。他仔细地参观了工厂的各个车间,又参观了这个工厂的职工宿舍、食堂、托儿所、幼儿园,以及职工子弟学校。他还马不停蹄地参观了“官厅水库模型”。“治理黄河展览”、“陶瓷展览”、“‘敦煌壁画展览”等。他对治理黄河的宏伟规划赞叹不已。

11月5日,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接见了钱学森。陈毅副总理问他回到祖国后的感想。他回答说:

“通过回国后近一个月以来的参观访问,我看到,新中国虽然成立才有几年时间,但是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祖国到处进行着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其规模之大,是我回国之前没有想到的。”

陈毅副总理摆了摆手说道:“这仅仅是开了个头嘛!国家让大清帝国的辫子,民国的黄包车拖得太久了;让西洋的鸦片,东洋的铁蹄,八国联军的刀枪蹂躏得太苦了。比起你居住了2O载的美国来,大大地落后了。”陈毅同志呷了一口茶,接着说道:“现在国家解放了,要搞建设了。我们这些人打仗是可以的,搞建设就不行了。所以,我们千方百计地把你们这些科学家请回国门,目的就是打一个现代化的翻身仗啊!”

钱学森连忙说道:“陈副总理这样说,我们就不敢当了。不过,我们回来,就是为国家效力的。我所到之处,发现几乎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对工业现代化都有一种紧迫感,各个单位都迫切需要技术人才。”

陈毅副总理笑着说道:“这就对喽,可见我们的认识是完全一致的。”

钱学森被陈毅副总理的坦率和求贤若渴的精神,深深打动了。他迫不及待地向陈毅副总理介绍了我国留美学生的情况,特别是讲述了我国留学生渴望回归祖国的迫切心清。他恳切地说道:

“这些留学生,都有一技之长。国家应该通过外交途径,尽力争取更多的人回国参加祖国的建设事业。”

陈毅点点头称赞道:“钱先生讲得好,讲得好啊!”

接着,钱学森向陈毅副总理汇报了他组建力学研究所的一些初步设想。他认为,应该扩大力学研究的范围。各个领域的科学研究,要走在工业生产的前面。科学技术应该为工业指导方向。

陈毅同志对钱学森提出的许多建议,都表示赞同。

钱学森回国伊始,似乎已经找到了知音。所以,他直言不讳地向国家领导人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其忠心可鉴。也因此,受到陈毅副总理的多次称赞。

一个陈毅,一个钱学森,尽管他们的经历不同,所处地位不同,但是,他二人却有许多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非常务实,非常坦率。

自从同陈毅副总理谈话之后,钱学森在北京饭店再也呆不住了。他很快便在北京西郊中关村科学城扎下了营盘。当时,筹建中的力学研究所还没有房子,只是在数学研究所的一角挤出了几间办公室,作为力学研究所的筹备处。钱学森的一间办公室里,放了一张旧办公桌,一张硬板床。室内无装饰,室外无鲜花、草坪,只有窗外投进的一束阳光。

距数学研究所不远的宿舍区,钱学森一家分到一套三居室的公寓。这里,远离闹市,无车马之喧哗,显得非常宁静。宿舍区里有商店、书店、邮局、饭店,购买日常生活用品,倒也方便。更难得的是,距公寓不远,有一处街心公园。园区虽然不大,却有花草树木,有假山水池,还有几处亭台,是个散步休息的好去处。只是这三居室的公寓,与美国洛杉矾那些豪华的别墅式的花园住宅相比,毕竟显得简陋空荡,四壁萧然。他对蒋英说:

“如今咱住的可称作是陋室了。古人说,‘斯是陋室,唯吾德馨。’只要我们有好的德行,努力工作,多为人民、为国家做有益的事情,‘何陋之有’?更何况,这陋室毕竟是我们有生以来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呀!”

蒋英会意地点点头,说道:“住在自己的家里,我们心里踏实,这才是真正的‘安居’。‘安居’而后‘乐业’,工作中自然会有无穷的乐趣。”

钱学森十分赞赏蒋英的通达,他高兴地朝蒋英作了一个感激的表示,而后,回过身来问两个孩子:“永刚、永真,你们喜欢这个新家吗?”

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番,谁也没有说话。钱学森知道孩子们的心思,他们还不懂得国家正在初建,困难很多,目前能分得一套三居室的住房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他们更不懂得,这简陋的公寓,是中国人自己的,这是比任何豪华的洋别墅都要值得珍贵的。钱学森把两个孩子搂在身边说道:

“眼下我们居住的这套房子的确不如我们在美国住的房子好,可是,这却属于我们自己。只要我们努力建设,将来我们还可以住上自己建造的别墅。现在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份珍贵的礼物,这陋室可以磨炼你们的意志,可以打掉你们养尊处优的惰性”

两个孩子瞪大了眼睛,第一次听到爸爸讲这些新鲜的道理。钱学森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祖先说过,‘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这句话的意思是,忧愁和患难,看去不利,实际上,人处在这样的条件下,往往能发奋图强,而得以生存;相反,如果人沉迷于安闲和享乐,就会堕落,就会葬送自己。现在,我们只是住的简陋一些,还谈不到是什么忧患,你们不要因此而不愉快。我们安定下来后,你们就要上学读书,要好好学习,跟同学们好好相处,要虚心地向他们学习汉语,争取好成绩,将来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

两个孩子终于听明白了,他们驯服地点点头,去帮助妈妈收拾房间。

此刻,钱学森沏好了一壶家乡的龙井茶,坐在一张很大的绿色写字台前,把碧绿清澈的茶水倒进茶杯中,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顿时,满室馥郁。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种少有的愉悦爬上心头。他突然感到生活变得如此富有魁力,周身似乎充溢着战士即将出征的激清。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