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在软禁的日子里

发布时间:2005-10-11 16:42:39   点击: 1679次

美国当局被迫释放了钱学森,然而,这个昨天对美国的火箭飞行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依旧未能摆脱阴影的笼罩。美国当局非法限制钱学森的人生自由:他们要钱学森每个月到移民局报到一次,不准他离开他所在的洛杉矶,并且要随时接受美国当局的传讯。

偌大的洛杉矶竟然成了一个无形的囚室——钱学森被软禁了。

在钱学森被软禁期间,他的许多朋友的遭遇比他更为悲惨。威因鲍姆因为被美国司法当局指控为共产党的外围分子,判处4年徒刑。马林纳、桑莫非以及与钱学森一起工作过的许多科学家,也因受到麦卡锡分子的指控,而遭审讯。

由于麦卡锡主义的幽灵死死缠住马林纳,马林纳感到在美国无法自由工作和生活,便毅然放弃了火箭飞行的研究,被迫去了法国巴黎,改行从事绘画艺术,直到六十年代病逝于巴黎。

钱学森交保释放后,也曾造成轰动。全美各大报纸都以重要篇幅刊登钱学森事件的事情发展。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正义人士声援钱学森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再度向美国当局提出严正抗议,要求美国放弃对钱学森的软禁和审讯,准许钱学森自由离境。

可是,这期间,正是美国在亚洲制造紧张局势的严重关头。美国军队在朝鲜战场败阵之后,依靠第七舰队的海军力量,于9月25日在仁川强行登陆,并用空军狂轰滥炸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后方。他们还向新中国挑畔,将炸弹投掷到鸭绿江对岸的安东(现丹东)市。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派出志愿军过江作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于是,中美两国的武装力量的直接较量——正义与侵略的较量发生了。

然而,美国五角大楼的决策人过低地估计了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当他们的部队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正面较量不久,便被打得难以招架,节节败退下来。

在这样国际背景下,美国当局自然更加害怕钱学森回到中国大陆。因为那就意味着又有“几个师”的兵力,增援朝鲜战场,甚至,比这种情况更为严重。

正因为“钱学森事件”关系十分重大,所以,美国司法当局和美国军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在钱学森回国的问题上,不仅没有一点松动,相反,进一步加强了对钱学森的限制和监视。

时常是正当钱学森在书房阅读书刊,突然有联邦调查局的特务人员登门造访。他们用粗暴的敲门声,干扰他的平静,甚至不等主人开门便闯了进来。对于这些不速之客,开始时,钱学森还客气地问他们一声“有事吗?”这些人无言以对,却大模大样地坐在沙发上,吸烟、喝饮料,旁若无人。后来,钱学森实在忍无可忍了,便对这些流氓特务严加斥责和嘲讽,直到把他们赶出房去。

钱学森的信件和电话也受到严格的监视和检查。他的朋友和同事们,就有人因为给他打了电话,便受到联邦调查局无休止的盘问。为了减少麻烦,朋友们同他的联系和接触一度被中断,他变成了深居简出的“隐士”。

即使这样,美国当局也没有放松对他的迫害。他们用无休止地重复审讯和盘问,继续对他进行折磨。

195O年11月15日,钱学森在洛杉矾一间大厦的小房间里接受审讯。

主持这次审讯的是听审官华特尔,主要审问者是美国司法部驻洛杉矶移民局的检查官古尔丘,速记员是克里顿。另外,还有一些旁听人和新闻记者。

几十人挤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房间没有通风、空调设备,窗门紧闭,百叶帘低垂,空气龌龊而沉闷。

钱学森的辩护律师仍是柯柏。

华特尔按照例行公事进行了一番一般性盘问之后,接着,宣布钱学森被指控犯有违犯移民法罪。按照美国移民法,凡移民来美国居住的人,都不能是暴力推翻美国政府的任何社团和组织的成员。而钱学森被当局认定是共产党员或共产党外围组织的成员。

这样的指控,恰恰暴露了美国政府的假民主、假自由。因为,依照美国这个所谓“民主社会”的宪法,公民有思想、信仰、集会、结社、示威、罢工的自由,这当然包括允许反对党派存在和活动的自由。但是,美国政府却把共产党等反对党派宣布为非法,而进行残酷的镇压。不仅如此,他们还规定,凡是具有美国公民身份而从事各种工作的人,都要向当局宣誓忠于美国政府。倘若事后发现宣誓人与共产党有某种关系,便控以“发假誓”的罪名,而予以解雇、审讯或判刑。对于居住美国的外籍侨民,便以移民法来加以约束。如今,美国当局正是运用这一套路来指控钱学森的罪名。

当听审官华特尔宣布了对钱学森的指控罪名之后,审讯便由检查官古尔丘来进行。

古尔丘原是美国政府的一个反共老手。早在二十年代充当了联邦调查局所谓反颠覆活动的侦探。如今,他又承办钱学森的所谓违反美国政府移民法案。

老奸巨滑的古尔丘,从钱学森1911年在上海出生时间问起,然后按时间顺序和事情的经历一直问到他们将钱学森拘留起来为止。整个审讯的冗长和繁琐可想而知。如果将审讯的全部记录转录过来。简直可以成为钱学森的半生传记。这里,我们只能将其中某些段落摘录出来,从中可以看到钱学森的为人和高尚的气节。

“你要回中国有什么目的?”

“我再重复地说一遍,因为我是大唐的后代,我的根在中国,中国是生我养我的土地,我只图报答她。”

“你认为你应该为谁效忠?”

“我应该忠于中国人民。”

“谁是中国人民?”

“四亿五干万中国人民。”

“四亿五千万住在共产党中国的人民吗?”

“他们之中大部分住在那里。”

“你认为你应该忠于中国的国民政府吗?”

“如果他们在治理中国,如果他们在做有益于人民的事,那么我应该忠于他们。”

“你觉得国民政府是这样吗?”

“这一点——我还要等着瞧。”

“这一点,你心里对他们还不能确定吗?”

“他们以前做的事不很好。”

“那么,现在共产党的中国政府正在对中国人民干着好事吗?”

“我没有消息。”

“你说你没有消息,但你为何又要去那里?”

“是的,如果我到了那里,那么,我将对阁下所要问的问题进行了解。”

“你打算带所有的资料——关于航空和喷射推进的文字资料——去干什么?”

“这是我知识的一部分,它是属于我的。”

“你打算怎样使用这些知识?”

“将它放在我的心里。”

“你打算将它用到中国——共产党中国去吗?”

“这是属于我的财产,我有权要给谁就给谁。正好像我要出卖,我的才能,要给谁就给谁一样。”。

“假如美国和红色中国之间发生冲突,你会为美国对红色中国作战吗?”

“我不能答复这个问题,因为指控者所描述的局势并未发生。”

“这样的局势并未发生是何所指?”

“这样的局势还没有出现。换言之,美国现在还没有向中国宣战。”

“一旦战争爆发,你究竟会否为美国向红色中国作战?”

“我未曾考虑这个问题。”

“你是否还要先作出决定,决定这场战争是否有益于中国人民吗?”

“是的,我要作这样的决定。”

“你不准许美国政府替你作出这样的决定吗?”

“不,当然不。”

“为什么你不肯听从于美国政府?”

“因为家父曾经嘱托于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人民大众喜欢什么,你说什么,人民大众喜欢什么,你做什么。家父从未谈起,天听美国人听,天视美国人视。所以,绝不能是美国当局要我做什么,我便去做什么。”

“那么,我要问你,你愿否将你在美国所学得的知识用在美国?”

“我早已用在美国了。”

“那么,我再问你,你可以将你在航空学和喷射推进方面的知识用在美国以反对中国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与我前面所作的答案相同。”

至此,钱学森的挣挣铁骨已令美国当局为之色变,而美国当局阻挠钱学森归国的恶毒用心已昭然若揭。

次日,审讯继续进行。

美国司法当局把12年前与钱学森家“派对”相聚的朋友,一个一个地传讯到审讯室来。许多人说他们知道这是个共产党支部,但是,每个人都含糊地说,他回忆不起钱学森是否偶然参加过会议。他们说,到那里去的客人们,特别是外国人经常被邀请,这些客人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会议是共产党的集会。因此,没有一个证人有任何把握供认钱学森是这个支部的成员。当时,一个管理经费的司库作证说,他回忆不起来收过钱学森的党费。

事实已经很清楚,钱学森不是共产党员。当然,钱学森也承认,他参加过被当局指控的所谓“共产党会议”的那种集会,但他本人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会议。他义正辞严地指出,他没有罪。他从未参加过美国共产党,他们的“集会”仅是朋友间的闲谈,没有任何隐蔽的目的。因此,也不存在违犯美国移民法的罪名。

美国司法当局并不就此甘休。他们又从洛杉矾警察局打进美共的内奸比尔·金普尔那里索取证词。金普尔提供了一些共产党员名单。据说,钱学森的名字出现在其中的一组名单中。但进一步细查之后,发现金普尔提供的名单,并不是美国共产党的文件,都是金普尔手写的。钱学森的律师柯柏当即指出,这些没有经过认证的名单,如果不是伪证,充其量不过是书写者把钱学森出席过某次会议被误认为是发展对象而记录下来的,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在律师的反驳面前,金普尔不仅拿不出一份带有钱学森签名手迹的共产党记录,或钱学森交纳党费的证据或党证,就连写在官方档案上或正式公用纸张上的党员名单也拿不出来。

美国当局没有足够的证据定钱学森的罪名,尽管钱学森的辩护律师一再向美国司法当局提出抗议,但美国执行法官依然花费了很长时间,在政治观点上对钱学森进行质问,以此来胁迫钱学森放弃回归新中国的愿望。但是,钱学森矢志不渝。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