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我是大唐的后代”

发布时间:2005-10-11 16:41:21   点击: 1576次

钱学森遭到了无理逮捕。罪名是所谓“间谍”,被送往特米那岛,扣押在这个岛上的一个拘留所里。

特米那岛,是太平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岛,岛上十分荒凉。只有飞倦了的候鸟在这里歇脚。现代人在这里留下的,是石油探井架和一所阴森可怕的牢房。

牢房被铁蒺藜网围着,外面是滔天的海浪。室内,潮湿阴暗,令人窒息。一位曾经受过美国当局高度赞誉“为战争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无法估量的贡献”的科学家——钱学森,就被关押在这里。同牢的犯人中,大多是墨西哥的越境犯。这些犯人口操西班牙语,他与他们之间语言不通。他在被关押的头几天,不准接见任何人,也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同牢的人又无语言沟通,因此显得格外沉闷、难耐。

然而,更惨无人道的折磨还在后面。麦卡锡分子使用了法西斯式的手段,对钱学森的肉体和精神进行残酷的摧残。白天,他们对他无休止的进行审讯;夜间,每隔10分钟,他们便打开一次牢房的电灯,用强光刺激他的眼睛,不准他睡觉。妄图用这种非人的折磨,摧垮他的精神防线,或是取得对他们有用的“口供”,或是混灭他回归祖国的信念,或是屈从他们的强权。

面对麦卡锡分子的残酷迫害,钱学森这位敢于攀登科学险峰的勇士,再一次显示了中华儿女敢于斗淫威、抗邪恶的大无畏精神。

在那些最艰难的日子里,他想到了许多。他想起了父亲送给他,的那本玄奘的书和父亲的告诫。玄奘为了寻得真经,在西域之行中,经历了“九九八十一场大劫难”。他要儿子像玄奘一样,不怕妖魔鬼怪,不怕艰难险阻,一定要把先进的科学技术学到手,为祖国服务。眼前遇到的不正是这种劫难吗?这仅仅是开始,我要有战胜“九九八十一场”灾难的准备。他想起了妈妈给他的绣有莲花的手帕。这不仅是因为他是“踏莲而生”,从小就爱莲花,更重要的,是妈妈要儿子像莲花那样高洁,“出污泥而不染”,到任何时候,都不能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他还想到了岳飞、苏武、文天祥、史可法……想起了火刑中不屈的布鲁诺,想起了在狱中仍演算不止的伽利略,想起了弥留之际还在病榻上放着统一论草稿的爱因斯坦……

中外志士的爱国主义情操和为了科学、为了真理勇于献身的精神,给了他巨大的鼓舞。他充满信心地同美国当局,同麦卡锡分子的迫害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钱学森在狱中的斗争,不是孤立的。伟大的新生的祖国在支持他,美国正义的科学家在支持他,美国人民在支持他,世界上进步 的人士在支持他……

钱学森的妻子蒋英昂起了不屈的头颅,她抱着刚刚出生两个月的小女儿永真,拉着蹒跚学步的儿子永刚,四出奔走呼吁,赢得了社会舆论的同情。这位善良的中国女性,只有一个信念,自己的丈夫是无辜的,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

世界知名人士获悉钱学森无端受辱的消息以后,纷纷致函、致电美国当局,谴责美国当局迫害科学家的暴行。

中国南京市潘菽等169位科学家联名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抗议美国当局无理拘留钱学森等人。

北京大学理工学院及工学院曾昭伦等48位教授,特别致电正在波兰华沙召开的第二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恳请大会制止美国当局的法西斯行径……

这期间,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给海军部次长金波尔写了一封长信。这封信言辞恳切,很有分量。它不但反映了加州理工学院当局和学院里的朋友们对钱学森的深切同情,同时,也披露了麦卡锡主义所制造的“钱学森事件”的许多真实情况。信中写道:

…… 他们怀疑钱与共产党有关,所有的疑点我都可以解释,因为我觉得毫无证据足以证明他是共产党员。他虽然同那些被认为是共产党员的人做朋友,但那是公开的来往,毫无秘密之处。我相信,他们的关系,不是基于政治,他自己也始终不知道是在参加什么共产党集会。

关于他返回中国大陆的安排,这自然牵涉到复杂和久远的历史,我们需要详加研究。他所采取的步骤,我们认为都是合乎逻辑的、公开的和可以理解的。他设法订船位于8月底离开洛杉矾,后来人们迟迟告诉他所订的船位没有结果,他便写信给国务院询问怎样获得许可离境的手续,国务院官员在私人交谈中告诉他,可以列入学生名单返回中国大陆。

他给国务院的信中解释他要离美的意图,要求获得必须的协助。后来,他与加拿大太平洋航空公司接洽,想经过渥太华至香港。加拿大航空公司下属的旅行社,帮助他办理途经英属加拿大领土以及香港的一切签证手续。我可以证明,他从来未曾否认过这些安排。相反,他公开进行此事,而且在学校里告诉我们这些计划。我知道他赴华盛顿时,也把这些安排告诉过你和鲍特……

与此同时,香港各大报纸,也纷纷刊登文章,谴责美国当局的暴行。香港《文汇报》用大字

题载文《我们坚决反对美帝逮捕钱学森》,文中写道:

新中国诞生了,新的国家欢迎一切有才能的同胞投到伟大的建设事业中去,我们要使国家建设走上工业化的大道。

钱学森在新中国这个响亮的号召下准备回到中国来了,可是美国帝国主义者剥夺了他的自由,无理地把他扣留了,无耻地给他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美共。我们坚决反对美帝这一侵犯人权的暴行,我们要求释放钱学森博士......

世界上许许多多爱好和平的正义人士,向钱学森发出了声援的呐喊,汇聚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着白宫,冲击着五角大楼。

当时,钱学森的老师冯·卡门正远在欧洲访问,当他获悉钱学森被捕后非常气愤,万分焦虑。他立即中断访问,提前赶回美国。

冯·卡门一下飞机,便很快联络了加州理工学院的师生及各方面人士,联名向移民局提出了强烈抗议。

热心的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为了使钱学森尽快获释,他与冯·卡门教授倡议为保释钱学森募捐。在他们慷慨解囊的带动下,加州理工学院的师生很快募集了1.5万美元的保释金。

钱学森的律师柯柏认为,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案件,它关系到一位高级知识分子、一位一流科学家的声誉和前途。因此,柯柏希望将钱学森先行保释,但这事得由检查处决定。所以,柯柏建议由军队和政府双方代表主持,举行一次非正式的初步会商以确定“事实的真相”。

因为柯柏原是加州理工学院的法律顾问,具有崇高的社会威望和知名度,故会商如期举行了。参加这次会商的各方面官员共有8人,其中两人是美国陆军军火部的高级官员,一人是海军部洛杉矾情报局的官员,一个是助理检查官,两位海关官员和两个移民局的官员。

柯柏安排这次会商,旨在使得检查处明白事实真相。所以,在这些政府要员在场的情况下,柯柏开始了对钱学森的细致盘问。他从钱学森初来美国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的话题开始提问,接着,谈到如何与马林纳相识?如何开始研究飞弹?如何结识威因鲍姆?以及平时的来往情形,巨细无遗地一直问到1947年回中国大陆探亲,再经檀香山返美......

“你是企图推翻美国政府的共产党,或任何其他组织在加州理工学院的第122教授支部的成员吗?”柯柏问道。

“我绝不是你所说的任何组织成员之一。”钱学森回答道。

“你自1937年就认识威因鲍姆博士吗?”

“是的。我认识马林纳、杜布诺夫博士和其他许多人。不过,我只想提到有关人士的名字。”

“你常到威因鲍姆家里去吗?”

“我应该这样说。我与马林纳很熟,主要是我们在研究方面有共同的兴趣。马林纳介绍我认识威因鲍姆。马林纳和我同在一个系。威因鲍姆博士属化学系。杜布诺夫博士则属生物系。马林纳介绍我们相识,并到他们家里去”。”

“你时常到他们家里去吗?”

“是的。我渐渐了解了他们——不是马上了解。我已记不清认识他们的准确年份,但我之所以与他们友善交往,是因为他们对音乐有兴趣,而且他们对东方和中国的任何事情都有兴趣。”。

“与他们谈话的时候,他们是否对中国的困境表示同情?”。

“是的。他们全都如此,这是他们吸引我的原因之一。你会记得那时中日战争刚开始,我是中国人,我非常喜欢听到任何对中国表示同情的谈话。”

钱学森接着谈到他时常是未经约定便到威因鲍姆家里去,因为他们渐渐熟悉了。他说,有时只有威因鲍姆夫妇在家,有时候还有其他朋友同在,有时候杜布诺夫在那里。钱学森通常是一个星期去一次,大都在星期三,因为星期三晚上他最空闲。但他从来没发现这是共产党会议。

“根据你现在的观察,再回顾过去,你觉得他们是共产党员吗?”柯柏问道。

“如果报纸上的报道都正确的话,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为我从报纸上获悉若干消息。”

“你是从对威因鲍姆的审判中获得参考,是吗?”

“是的。”

“凭你直接或间接的了解,你是否知道你的名字曾经被登记在他们的党员簿里,或正式加盟他们的组织,成为一位党员?

“我没有”

谈到美国联邦调查局阻止他回国的情形时,钱学森的话便滔滔不绝了。他说明自己收到了父亲的几次来信,催他迅速回归故里。他说,美国政府与中国共产党的公开敌对局势,对他很有影响,因为中国大陆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而他的父亲住在那里,生活完全靠他来维持;因为父亲患有严重胃病,又要动手术,如果美国与中国大陆的公开敌对关系发展下去,他便无法寄钱给父亲。在中国人传统伦理上,他必须对父亲负责,否则,将会使他感到羞愧,这就是他决心回归中国大陆的原因之一。

当柯柏问到他回归中国大陆的其他原因时,钱学森义正辞严地说道:“因为我是大唐的后代,我的一腔热血,只图报国。我以为,我的根在中国。”

那位助理检查官杜兹,原是一个懒散的官员,这一天,他不但耐心地听完了柯柏律师对钱学森的冗长盘问,而且还复印了一份全部盘问的速记记录带了回去。

经过这次盘问,司法部允许加州理工学院以1.5万美元,将钱学森保释出狱。

柯柏精心安排的这场讯问式的会商,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这不仅为钱学森提供了据理答辩的机会,而且也通过大量的事实,揭穿了美国麦卡锡主义者的无理行径。后来,在场的几位美国官员不得不承认,他们拘留钱学森的理由是荒唐可笑的。他们甚至直言不讳地对钱学森说:

“那些证据的确不确实。但那是无关紧要的,我们只不过是按照华盛顿的命令行事罢了。这一点,我们彼此可以心照不宣。”

15天的监禁,时间并不算长。但是,由于遭到美国当局的昼夜折磨,使得钱学森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获释时,他步履蹒跚,憔悴不堪,体重下降了3O磅。

他迎着初秋季节的海风,踏着开始变黄的草地,踽踽而行。前面是蒋英开来的汽车,妻子儿子在等待着他。这时,一阵鸟鸣传来,他抬头望去,天空是灰蒙蒙的,不见蓝天,不见白云。世界似乎凝固了,只有一排南飞的大雁从高空掠过。他深情地望着远去的大雁,似乎看见了它们那高昂的头和骄傲的胸膛,它们奋进的身影,展示出的回归的决心。这些大雁似乎永远知道何去何从,一个真正的人,何尝不应如此!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