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祖国在召唤

发布时间:2005-10-11 16:33:22   点击: 1470次

在加州理工学院校门外不远的一所住宅的小花园里,十几位中国人,正在那里欢度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中秋节。

这是1949年的仲秋之夜。皓月当空,秋虫唧唧,阵阵凉风传来花草的清香。钱学森夫妇热情地招待特地赶来共同庆贺传统佳节的中国朋友。他们中间有庄丰甘、罗佩霖等人,大家围坐在一个大圆桌旁。桌心摆放着一盆插花,桌上放着月饼、糖果和葡萄、香梨......月儿特别亮,特别圆。

钱学森提议大家一起朗诵李白的诗句《静夜思》。于是,草坪上传出了不同乡音朗诵的诗句: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一首思乡诗,引发了海外游子的思乡幽情。一时,主人和客人都处于沉思之中。游子的心早已飞过浩渺的大洋,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回到了鬓发斑白的父母身旁,回到了儿时在一起嘻闹的兄弟姐妹之中……今宵,他们也一定在望着明月,思念远方的亲人,祈盼着他们早回故里,与家人团圆。真可谓,天下的游子都有一份思乡情,天下的亲人也共有一轮中秋月。

记不得了,是哪一位中国名人说过:“中国人亘古以来就噪着要回归故乡,凡有乡思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今日这些聚集在异国他乡月光下的中国游子,诵读着这思乡的诗句,怎不催动这切切思乡之情。他们中间有的人已经是一阵酸楚,热泪盈眶了。

机敏的蒋英察觉到气氛太沉闷了,便拿起桌子上的月饼分送到每位客人手中,嘴里还不停地说;“请大家品尝月饼吧,酥皮的、提浆的,甜的、咸的都有。这可是学森专程到洛杉矾的中国店选购的。”

钱学森也赶忙说:“对对,大家吃月饼,尝尝味道怎么样?”

吃起月饼,气氛好多了,人们的话题也多了起来。

钱学森轻声说道:“今年家乡过中秋节,可与往年不同,新的国家政权成立了,社会也安定了,人们的心情可能很高兴。”

于是,朋友中有几位收到家信的,都纷纷谈到了解放后家乡的情况,传递着各种新消息。

有人说周培源教授来信了,周先生在信中述说了北京和平解放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威武的入城式和良好的纪律。由衷称赞人民解放军是“文明之师,正义之师啊!

前不久,钱学森收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金属研究所副研究员、留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美中区负责人葛庭燧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中向他透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诞生的消息。在葛庭燧的信中,还附有中共党员、香港教授曹日昌写给钱学森的信。曹日昌在信中转达了中共中央领导人对钱学森的殷切期望,希望他尽快返回祖国,为新中国服务,领导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建设。

这些来自祖国的召唤,使钱学森心情异常激动。他压低了嗓子说道:“我最近接到了一些朋友的来信,他们都告诉我,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就要开展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急需科学技术,急需科技和建设人才。我们在国外这么多年,原本都立志学成之后报效国家的,后来由于国内战事不断,社会不安,没有科研环境和条件。现在,新中国成立了,人民拥护新政权,信任共产党,社会也日趋安定,我看,我们报效祖国的时机到了。”

他停了一下,用更低的声音说道:“有一位相当可靠的朋友来信,转达了新中国领导人的意愿,他们希望我们早些回去,欢迎我们为新中国服务。”

钱学森的话在朋友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大家在纷纷议论,既有疑虑,更有回归祖国的热望。不论怀有那一种心情,似乎都想知道钱学森的想法和行动。

在走与留,得与失,荣与辱,个人与祖国,今天与未来的对话中,钱学森早已做了选择,这种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曾经把自己回国服务的想法告诉了他尊敬的老师冯·卡门。老师却给他泼了冷水。他劝钱学森留在美国,从事他已经功成名就的火箭飞行事业。况且,美国有世界一流的设备条件,这对于他创造新的成就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在老师的劝阻面前,钱学森也曾想到过,对于他个人来说,留下来自然是可以得到一切应该得到的东西。何况,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界的,他的老师不就是一位匈牙利籍的犹太侨民吗?然而,这种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只是一闪念。他看到的更严酷的事实是,他所研制的火箭成果完全属于美国,属于美国政府。这个政府曾经是反法西斯联盟的首脑,但现在却变成了敌视新中国、反共、反民主的麦卡锡主义势力的后台。他越来越感到自己前面的方向模糊不清了。当他进一步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全身心地投入的火箭飞行事业,其实只不过是增强了这个国家的霸主地位而已。于是,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

钱学森把自己近来思考的问题和想法都告诉了朋友们。他回国的立场是坚定的,只是他手下的事情较多,需要有一个交接的时间;他指导的一批博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还有待于他亲自批改和鉴定。另外,他的妻子正在怀孕,马上成行有一定困难。总之,在钱学森看来,这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他万万没有想到,麦卡锡主义的幽灵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了。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