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上海的婚礼

发布时间:2005-10-11 16:23:10   点击: 1509次

近日来,一向不注意修饰的英子,在镜于面前的时间多了。她望着镜子中的她,又惊又喜。她发现自己竟是这般漂亮,恬淡中带着高雅,清纯中透着成熟。她真的要告别单身女人的世界了,她要成为她心目中那个男人的妻子了。

这天夜里,她久久不能入睡。她把准备在婚礼上穿用的衣物摆放在床头,欣赏着,思索着。她幸福地等待着女人一生中最美好时刻的到来。

月亮升起来了。她走近窗前,轻轻拉开窗帘,一眼便看到了天上悬挂着的一轮还不十分圆的明月。那明月向他张开笑脸,坦然地注视着她。似乎是在对她说:“姑娘哟,不要那样焦灼吧!要静心等待,静心地等待那美好时刻的到来!”她突然大彻大悟了。她觉得应该像明月那样,坦然地注视着一切,安详、纯洁、冷静、沉着。

于是,她收拾好衣物,静静地安卧在床上,渐渐地入睡了。

8月30日,一个美好吉祥的秋日。这天,天空格外晴朗,双方的亲友都早早地等候在上海国际饭店二楼的大厅里——这是钱学森与蒋英两个海外游子将要举行婚礼的地方。大厅内并没有大事张灯结彩,一幅手剪的大红双喜字张贴在大厅正面主席台上方的墙壁上。双喜字下面摆放着亲友们赠送的花篮。整个大厅,既有浓浓的婚典气息,又十分简朴、庄重。

上午10时整,婚典开始了。嘉宾们各就各位,双方的主婚人、证婚人以及介绍人,走向大厅的主席台前。主持人正式宣布婚礼开始。这时,分列在大厅入口处两侧的鼓乐队响起了热烈的婚礼进行曲。新郎钱学森在男傧相的陪同下,新娘蒋英在女傧相的陪同下,踏着音乐的节拍,缓步走进大厅,在主席台前站定。按照主持人的吩咐,首先由新郎、新娘宣读誓词。

誓词各写在一张小卡片上。

新郎钱学森第一个宣读誓词:

我钱学森,真诚地爱慕蒋英女士的品格及其才华,我愿娶她为妻。我将尊重蒋英女士的独立人格,并平等地对待她。在我有生之年,我将与蒋英女士同甘共苦。这就是我对蒋英女士发出的神圣誓言。

接着,新娘蒋英用她那清脆的声音,宣读誓词:

我蒋英,愿意选择钱学森先生作我的丈夫。今天在家长及众位亲友面前,我庄严承诺——不管将来我们的生活遇到什么样的曲折,我给钱学森先生的爱情将永无改变。我永远是他的好妻子。

当新郎、新娘宣读誓词时,大厅内十分安静,人们在倾心静听,像是在欣赏两首优美的小诗,也像是在为这对青梅竹马的男女终成眷属作见证人。

真诚的誓言,激起了来宾们的热烈掌声。在掌声中,他们将誓词互相交换,互由对方保存。接着又交换了结婚戒指。

婚礼的高潮往往是新郎新娘介绍恋爱经过,而他们的恋爱史并不复杂,也不曲折,既无花前月下的脉脉温情,又无你追我赶的罗曼蒂克,是两心默许,两情期待,是少有的单纯和感人的平凡。

于是,得不到满足的来宾,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新郎新娘共同表演一个节目。这项提议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新娘蒋英看了看新郎,见他面有难色。的确他们只有在幼小时一块唱过《燕双飞》,后来,再也不曾有过这种合作。蒋英急中生智,站出来说道:

“各位来宾,钱学森先生近日操劳过度,嗓子不作主,我来代表他唱一支歌吧!”

来宾中许多人都知道,蒋英在欧洲是小有名气的女高音歌唱家,自然不愿意错过欣赏的好机会,便鼓掌欢迎。

于是,蒋英唱了一支当年上海最为流行的电影《马路天使》中的插曲: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

歌声在大厅里回荡着,来宾们都陶醉在这美妙的歌声中了。的确,蒋英的歌喉太美了。她本来是唱欧洲古典歌剧中华丽的歌曲的,但是,唱起江南的小调,竟然也是如此地道、清纯、柔美,有着浓郁的水乡气息。可能是由于在神圣的婚典上演唱这首情歌,所以,显得愈发动情传神,活脱脱一个小妹妹在对情郎哥哥吐诉衷肠。

一曲唱罢,四座响起了更加热烈的掌声。宾客中,人们低声评论:“赛过周璇!”“比周璇还棒!”

难怪钱学森在后来时常与友人称赞蒋英说:

“听了蒋英的歌声,就觉得活得有滋有味。”

婚礼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为宾客们准备了自助餐式的婚宴。人们纷纷举杯向一对新人祝福,向双方的家长祝福。许多人称赞参加这次婚礼有耳目一新之感。他们大胆地摒弃了传统的坐花轿、吹喇叭、大摆宴席的陈规陋习,又没有完全模仿洋人,没有搞得那样洋气十足。

对于这次文明大方的婚礼,双方家长十分满意,两位家长一直笑容满面。

新婚之夜,钱学森和蒋英依偎着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明月,说着知心话语。

钱学森深情地说道:“大千世界,就是这样阴阳相辅;宇宙万物,就是这样相依共存。我们兄妹之间的爱,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心灵的契合。谁也不曾说什么‘我爱你’,但又是都感到了对方那炽热的、纯净的爱。这种无言的爱会产生这般巨大的引力,它可以使我们从海角天涯走到一起,使你这个小英子妹妹,变成了学森哥哥的妻子。

“从今以后,我们将生活在真诚相爱的伊甸园里。如果说,过去的战争和长久的分离不曾割断我们的爱,那么,今后就更不会有什么力量能把我们分开。我们将朝朝暮暮相随相伴,白头偕老。”

钱学森说的这样认真,这样动情,使蒋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在周身鼓荡。她调皮地说道:

“学森哥,你不要那样自信。就在最近还有人打算把我从你身旁拉走呢”

“他是谁?”学森警觉地问道。

“你不要急嘛!”蒋英说着从小手包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学森。

钱学森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意大利歌剧院的来函。这是一封邀请信,开宗明义地向蒋英提出邀请,希望她能应邀到该院担任女高音主要角色,还特意提出了优厚的年薪数额。

“小英子,你打算怎样回答他们的慕名邀请?”钱学森着急地问道。

“你又着急了。”蒋英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已经写信谢绝了,为了我们的今天,也为了你刚才说的将来,我权衡再三,心甘情愿地放弃了这个可以在国际歌剧舞台上施展才华的千载难逢的良机。

我愿意在哥哥身旁,朝朝暮暮相依相伴。”

学森听了,激动地将蒋英搂在怀里,亲吻她的脸颊,许久、许久蒋英依偎在钱学森的怀抱里,享受着爱河里情波的洗涤。她小声说道:

“学森哥,我明白了人这一生一世,不一定非得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才算成功。”

“那么,怎样才算成功呢?”学森问道。

“其实,人生是多方面的。不光有事业,还有爱情、家庭。创造事业需要才能、机遇,而爱情需要的则是真诚。人的能力有大小,因此,取得的成就也自然不同。但是,人的真诚却不能论大小,必须是百分之百。一个人如果他的一生自始至终都能拥有一份真诚的爱情,让生命的每一刻钟都充实在爱与被爱的心境中,那么,再平凡的人,也是一首动人的歌。”

蒋英的话,再次打动了钱学森。他激动地说道:

“我的好英子,你真的成熟了。有了你这番独到的见解,我们生活的步调一定非常和谐。”

这时,圆月已升至中天,月光如水洒满床头,给这新婚洞房增添了无限柔情。他们挽着手一起走到窗前,仰望着夜空。只见一轮明月正在淡淡的云层中穿行,时而露出大半个皎洁的面容,时而又走进云层,只显出一个圆圆的轮廓。因而,庭院也时明时暗。院落宇舍,都笼罩在溶溶月色之中。

此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发出赞叹:多好的月色啊!

夜很静,几只不知名的秋虫在庭院的角落里鸣叫着,给人一种“虫鸣夜更幽”的感觉。

在这样的月夜里,即使是最平常的话题,也含有浓浓的诗意。

可是,一对新人谁也不曾说话。好像他们自幼就养成了“心领神会”的习惯,善于用心去感知对方传递来的挚爱。此刻,他们成了夫妇,但依然是如此,凝视着明月,静静地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和心的律动,感受着对方的挚爱。也许,他们在回忆着12年前的那个月夜,他们也是这样共同凝视着圆月,在月光下,他们默默无语地诉说着难分难舍的衷情。

那圆月依旧穿行在云层中,幽幽清晖洒满了大地。一对相互吸引、相互爱慕的有情人,终于冲破乌云浓雾融合在一起了……

然而,在这静谧和谐的夜晚,他们的脚下却是尚未修复的破碎河山,这是多么不和谐的音符啊!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