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向蒋英求婚

发布时间:2005-10-11 16:21:05   点击: 1567次

钱学森终于下定决心,走出家门,向蒋英求婚。

这天,正是旧历七月初七。这是钱学森刻意选择的良辰吉日。

他来到蒋家,问过蒋伯母安好之后,便与蒋英单独晤谈。钱学森亲呢地问蒋英道:

“英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蒋英思索了一下,摇摇头。学森指了指她家墙上的日历,说道: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啊,是你们女士的乞巧节,也是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

蒋英羞怯地笑了,脸也红了。

钱学森走到蒋英面前恳切地说:

“英妹,12年了,我们天各一方,只身在异国他乡,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我们多么需要在一起,互相提携,互相安慰!天上的牛郎织女每年还要相逢,我们却一别12年,太残酷了。想想看,人生能有几个12年?!这次我回来,就想带你一块到美国去,你答应吗?”

钱学森与蒋英自幼青梅竹马,耳鬓厮磨,亲如兄妹,结下了深深的友情。稍长,他们互相敬慕,心心相印,爱情的种子早已深植于心中。学森出国时,他们难离难舍,但是谁也不曾明言。分别后,12年,一个在美洲,一个在欧洲,其间又发生了世界大战。两个人虽无书信来往,但是,长久的分离,并没割断两颗相爱的心灵,相反,更加重了他们之间的思念。他们无言地在等待着对方。因此,今天钱学森坦率地向蒋英求婚,应该说,这种举措完全在二人的祈盼和情理之中。

可是,蒋英并没有像钱学森期待的那样,立即扑向他的怀抱。她回答钱学森的竟是许久的沉默。因为,就蒋英来说,她感到学森的求婚来得似乎有些突然。

蒋英的感觉并非没有道理。她与学森儿时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兄妹,长大以后,他们之间仍然格守兄妹关系。他们纵有互相倾慕之意,但从来没有公然流露,更没有像西方电影或歌剧中的恋人那样,柔情蜜语,相依相偎。到德国后,接触的人多了,又有了舞台上人物的内心体验,她曾经幻想着、等待着成为钱学森的新娘的那一天。她曾经在梦幻中出现过那种场面:她把满头的乌发挽起来,盘成一个东方式的美丽发髦,再披上洁白的婚纱,伴娘和童男童女,在身后用手擎起那长长飘逸的裙带……她右手捧着一束红玫瑰,左手臂由他挽着,走进那庄严又神秘的教堂。当神父问她:

“蒋英,你愿意做钱学森的妻子吗?”

她果断而神圣地回答:“愿意!”

神父又转向钱学森问道:

“钱学森,你愿意娶蒋英做你的妻子吗?”

她听到了学森那坚定而愉快的回答:“愿意!”

而后是学森给她戴上新婚戒指,神父为他们的结合进行祝福祈祷。

这时,诸多亲朋好友向她和他鼓掌祝贺,向他们抛撒鲜花瓣,她眼前是五彩缤纷的花雨和花的海洋……

但是,梦幻总归是梦幻,这一天真的来到眼前了,她似乎还没有这种准备和勇气面对这一现实。特别是,钱学森一下子就让她跟他去美国,她感到这未免有些唐突。出于姑娘的自尊,她竟然让钱学森碰了一个软钉子.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学森哥,你提出结婚的事,我感到有些突然。特别是要我跟你到美国,这样的大事,我需要一定时间去考虑。今天,我不能回答你,还请你原谅!”

对于蒋英的回绝,钱学森并不追问“为什么”。因为他心里也很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由过去的朦胧状态,一下子明朗化,的确需要有一定的过渡阶段,但是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沟坎。另外,女孩子有女孩子的自尊,何况蒋英的个性又很强,哪能一下子就痛快地说定了呢?不过,这对钱学森来说,只是个时间问题,娶蒋英为妻在他心目中是铁定了的,这是经过他那聪颖的数学大脑的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现在无须再作什么论证了。

3天之后,钱学森又来到蒋英面前,依旧是那样直率而明确地问道:

“英子,怎么样,想好了吗?咱们结婚吧!”

蒋英抬起头,望着面前这位大哥哥,他率直得如此可爱,痴情得到了发憨的地步,这与在复杂的科研课题面前足智多谋的钱学森,简直是判若两人。这么大的反差,使蒋英再也忍俊不禁了,她发出爽朗的笑声。

蒋英笑得那样开心,那样诱人。

这笑声,开始使钱学森感到莫名其妙,继而,他完全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于是,他大胆地拥抱了蒋英。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拥抱,一次破天荒的拥抱。

钱学森感到了蒋英急速起伏的胸脯,那颗炽热的心在剧烈地跳动,那是因为幸福,因为就要决定一件大事而激烈地跳动。

钱学森亲呢地说道:“英子,12年了,你的笑声终于保持了下来,你的笑声依然如故,依然那样快活和清纯。我说过,没有什么比快活和清纯更可珍贵的了。感谢你把最可珍贵的笑声留给了我。现在,我再次向你求婚。你如果愿意,就请点点头好了。”

蒋英深深地点了点头,而后把头低下来亲呢地埋在钱学森的怀里。

钱学森再次紧紧地拥抱了她。这拥抱了却了多年他们两地的苦苦思恋,也把他们短缺甚多的花前月下相依相偎、互诉衷肠的浪漫一笔勾销了。此刻,他们感到的是两颗相爱的心在猛烈撞击,他们感到了如愿以偿的最大满足。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