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那优美的歌声啊

发布时间:2005-10-11 16:17:39   点击: 1801次

次日,钱学森去看望了蒋家伯母和他们一家。

从父亲口中得知,钱学森非常敬仰的那位博学多才、宽厚待人的世伯蒋百里先生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使他十分遗憾和悲伤。

原来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后,蒋百里担任了国民党中央陆军大学的代校长,校长由蒋介石兼任。他一面主持校务,一面为抗日战争的诸多事宜奔波操劳。由于过度劳累,不幸于广西宜山途中暴病去世。

钱学森进得蒋家,首先向蒋伯母表示了慰问,蒋伯母也对钱母的过世表示了痛惜之情。谈话中,蒋英闻声赶来,她早在一年前便已经回归祖国。

出现在钱学森面前的蒋英,已经跟他们分别时大不相同了。显得更加端庄秀丽,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也更加成熟了。

学森的到来,使蒋英特别高兴。她落落大方地同钱学森谈起了国外的情况。她对父亲的不幸去世,至今仍流露出深深的痛惜。

蒋英告诉钱学森,当时她正在德国求学。有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替她戴上一顶洁白的花冠,她严然成为了百花之后,满座的嘉宾向她报以热烈的掌声,庆贺她的加冕。

醒来后,她自感这梦有些不祥,心中惴惴不安。果然,不久便接到了父亲病故的噩耗。

这噩耗对于一个孤身沦落异国他乡的少女,心理上的打击太沉重了,以致使她一下子变得呆痴起来。她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偶尔睡着,又从梦中哭醒。

她痛悼死去的父亲,挂念孤苦的母亲。她曾几次下决心放弃学业,立即回到母亲身边,一面为抗战服务,一面供养孱弱的母亲。但每到这时,她的耳畔总会响起父亲的遗训:

“你既然喜欢音乐,就该努力去学。求学问需要有坚定的信心,才会有丰硕的收获。也许将来到了你学业有成的那一天,反而会感到内心空虚。这时,你千万不要因心灰意冷而放弃学业。”

她反复默念着父亲的叮嘱,强压住难忍的悲痛,以顽强的意志,继续在异国他乡坚持完成学业。

1939年,她在德国柏林音乐大学毕业前夕,适逢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国内法西斯势力日益猖獗。在杀人魔王希特勒的指挥下,德国军队向几个邻国先后发动侵略战争。在国内实行专制独裁,迫害反战的进步人士,强征炮灰以满足他侵略扩张的军事需要。柏林笼罩在血腥的恐怖之中。1944年6月美英联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柏林很快变成了激战的战场。

蒋英生平第一次目睹炮火连天、飞机轰炸、墙倒楼塌的可怕情景。柏林已无安全可言,她只好胆战心惊地跟随几个同学一道南逃,准备到瑞士一面躲避战祸,一面继续她的学业。一路上,她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过着兵荒马乱、食不果腹的流浪生活。几经辗转,终于来到瑞士。瑞士是被国际联盟确认的永久中立国,历来是知识的中心,避难的天堂。

然而,由于大战的影响,瑞士国内经济也十分困难,粮食奇缺,能源匮乏,交通不便,夜里,城市几乎是一片黑暗。只有白天,还可以看到这里特有的风光。放眼望去,那美丽的高高的阿尔卑斯山,依旧是悬岩峭壁,雪峰冰川,一派银装素裹的世界。阿尔卑斯山下,依旧是芳草野花,争奇斗艳。

蒋英在瑞士进入陆山音乐学院继续学习。她在这“世外桃源”的一片净土上,用她那纯洁的心灵感受着大自然的优美与和谐,也开始从战争与和平的现实中,认识这个复杂的世界。

在陆山音乐学院学习期间,蒋英师从慕尼黑音乐教授、著名瓦格拉歌剧专家艾米·克鲁格,学习德国艺术歌曲和表演。这对原来学习器乐的蒋英来说,学习专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由于她的努力和勤奋,也由于她的天赋,很快就崭露出她在声乐方面的才华。于是,她渐渐地从课堂走出来,开始刻苦钻研意大利的歌剧艺术;对于维也纳的古典乐派,她也认真探讨;对于贝多芬、海顿、莫扎特、索斯特、亨德尔、萧邦等音乐大师的那些传世佳作,她几乎用整个身心去领会,去体味。

经过几年的学习与苦练,蒋英不论在器乐或是声乐方面,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她弹得一手好钢琴,那黑白相间的键盘,是她放情驰骋的世界,在她那纤巧的十指下,流淌着五彩缤纷的旋律。在声乐艺术上,她具有得天独厚的歌喉,她声音洪亮,珠圆玉润,音量气息控制适度自如。高音区甜美抒情,擅长古典大型歌剧的表演,是不多见的女高音,她是早期在世界乐坛上为中国争得荣誉的女高音歌唱家。

瑞士的近邻奥地利,也是使用德语的国家。每一个决心把自己的一生献给音乐事业的人,都向往着它的首都——世界音乐之城维也纳。

蒋英从瑞士陆山音乐学院毕业后,怀着对音乐大师们的无限崇敬之情,只身奔向维也纳。在这里,她更加倾心探讨古典音乐。她从欧洲大陆渊源历史长河和绚丽如画的风光中,找到了古典音乐和浪漫派音乐的源泉。她对每一位音乐大师的曲折经历及其佳作,都进行了苦心研究,这使得她对歌剧艺术与声乐艺术有了更为深层的理解。

战争临近结束的时候,蒋英又来到了英国的伦敦。当时,英国虽已伤痕累累,但是伦敦仍不失为欧洲文化荟萃的中心。莎士比亚、狄更斯的作品,对于英国,乃至世界文化都产生了深远影响。这时的蒋英,尽管在音乐领域里已经有了很深的造诣,但她依然贪婪地吸吮着世界文化艺术的乳汁,借以丰富自己,从而为自己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基础与艺术功底。她像一株生命力极强的玫瑰,在炮火与战乱的年代,不仅没有凋落,相反,由于她深深扎根于净土之中,获得了阳光雨露的滋润,开放出了火红的花朵。

钱学森听完蒋英的一番叙述,他对眼前这个柔弱而又刚毅的姑娘,在炽热的爱恋之中又增加了几分敬慕。他真想当即把她紧紧地拥抱在怀里,用深深的长吻表达他此时此地的心境。可是,他不能。他清醒地知道,这是在国内,是在一个有着严格礼教的家庭。

“蒋英,过去的十多年来,真是难为你了。一个女孩子家真是不易呀!如今战争已经结束了,我想你的未来将是美好的。”钱学森的话语充满激情。

蒋英报以苦涩的微笑。而后,是久久的沉默。

蒋英为了从往日的愁苦和现实的沉默中解脱出来,突然以愉快的口吻说道:

“今天我们刚见面,本应该谈些高兴的事,方才我的话题太沉闷了。好吧,我来唱一支歌给学森哥听。”

钱学森高兴地点点头:“非常欢迎!”

琴声响了。蒋英边弹边唱一曲《友谊地久天长》,歌声里传达着姑娘的深情,而蒋英那飘逸潇洒的神态和通体透发出来的天使般的洁雅素质,早已使钱学森魄动神摇了……

从蒋家回来,钱学森的耳畔一直索绕着蒋英那优美的歌声。这歌声牵动着他的思绪,使他做什么事都专不下心来。

他越发眷恋她了,他感到一刻也离不开她。于是,他决定向她求婚。

钱学森把自己的心思讲给了父亲,父亲听了自然是非常高兴。因为,这也是父亲牵肠挂肚的一件大事。

父亲连连点头说;“好,好。我本来也想催促你把这件大事定下来,只是你回来后事情多,还没有来得及问你。既然你打定了主意,那就不要迟疑了。”

说罢,钱均夫从衣柜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红漆小木盒,交给学森,示意让他打开。

钱学森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是一方红丝手帕,再把手帕打开,原来是一副光彩夺目的珍珠耳环。

于是,父亲给他讲述了这副珍珠耳环的故事——

钱学森的母亲章兰娟嫁到钱家的时候,钱学森的外婆将这副珍珠耳环作为陪嫁送给了女儿。章兰娟婚后只生了学森一个男孩,没有再生养女儿,因此便打消了将珍珠耳环传给女儿的念头。后来,虽然曾把蒋英讨来作女儿,但是,他们都明白,这只不过是蒋钱两家关系密切的一种表示,谁也不曾认真。他们夫妇虽也曾有过将来娶蒋英作儿媳的想法,不过,那时孩子们尚小,还不知他们将来发展如何?不管怎样,兰娟决心把这副耳环送给未来的儿媳。因此,她平时极少佩戴,总是精心地珍藏在这个红漆小木盒里。病重以后,她再三叮嘱丈夫,千万不要忘记将那个红漆木盒送给学森,那她送给不能见面的儿媳妇的礼物。

听完父亲的讲述,钱学森目睹母亲的遗物,不觉潜然泪下。如果不是这天钱学森的心绪特好,难免又要痛哭一场。

回到家的几天来,钱学森感到父亲总是为他张罗着事情,什么吃呀,穿呀,婚姻呀……他觉得这很不应该。离开父母12个年头了,不曾向父母尽孝,这次回到家来,怎么能总让老父亲为自己操心呢?他决心在探家期间多做一些使老父亲高兴的事,弥补一些过去的缺憾,以尽孝道。

钱学森知道父亲很爱听戏,便决定陪父亲一道去听昆曲,父亲十分高兴地答应了。

昆曲是中国戏曲艺术中的一颗瑰宝。钱学森出国前一次也不曾看过,他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连自己祖宗的宝贵遗产都一无所知,是一种遗憾,因此,他也很想亲自领略一番。

走进剧场,这里的气氛同波士顿音乐厅的气氛截然不同。剧场里坐满了各等衣着的观众,座位前的小条桌上,放着茶壶、茶杯,以及糖果、瓜子之类的小吃。人们边吃边聊,向到场的亲友大声打着招呼。服务人员在场内吆喝着兜售报纸、点心,还有送热毛巾的,隔着远远的距离,甚至向楼上的用客准确地投掷毛巾,煞有一番功夫。

他们找好座位,钱学森也为父亲要了茶水和小吃,他向父亲看去,父亲满脸笑容,显然十分开心。

锣鼓响了,剧场一下子静了下来。这天晚上首先上演的是《双下山》,接着是《白蛇传》里《游湖》一折,压轴戏是《窦娥冤》,大轴戏是《闹天宫》。

钱学森注意到,在演出过程中,每到精彩处,观众的掌声和喝彩声不断。一些戏迷行家则击着节拍,眯着眼睛轻声哼唱,台上台下都特别尽情、投入。演员的服饰虽然有些陈旧,有的可以说有些破旧,但是,中国戏曲那独到的服装、头饰、脸谱、道具,都使钱学森耳目一新,那唱词尽管他多数听不懂,但通过演员的手式、眼神、表情和各种舞蹈动作,他完全可以看得明白。一场戏下来,他竟然对祖国的戏曲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又陪着老父亲连续看了几场演出。每场戏,都使他们尽兴而归。

钱学森知道,老父亲不仅爱看戏曲,更爱饮茶品茗。他记得,他小时候家中的桌子上,一年四季都摆着一个藤编的茶壶套,里面放一把江西景德镇烧制的带提梁的细瓷茶壶,上面彩绘着司马光砸缸的画图。母亲总是天天给父亲烧两三壶开水,瓷壶里放一把家乡的龙井茶。开水沏进去,不一会儿就闻到了香味。然后,再将沏开的茶水倒进茶杯里,这时就满室飘香了。父亲和母亲对坐,边品茶,边谈天,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十分开心。

在北京居住时,父亲饮茶的习惯依然。父亲常说:北京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茶字虽然放在最后,但却是天天不可缺少的。父亲相信,在中国喝茶的人,总比喝酒的人多。父亲高兴站在多数人一边,为此,钱学森也总是喜欢与父亲一起站在多数人一边。他受父母的影响,对家乡的龙井茶也格外垂青。他在国外多年,也没有完全丢掉喝茶的习惯,只要是在自己的寓所,他总爱找来家乡的龙井茶,放在玻璃杯中,烧开一壶水,沏进杯中。这时,只见茶叶逐渐舒展,少顷,碧绿的茶叶变成了振翅欲飞的绿蝴蝶;那

茶水清澈鲜绿,香气四溢,满室馥郁。然后,再边欣赏边品尝,真是一种美的享受。全然不像外国人喝饮料那样,打开瓶盖,哈哈地大口吞咽,显得如此缺乏文化。这天,他仿效母亲当年为父亲彻茶的作法,将父亲最爱喝的龙井茶沏好,请父亲饮用。

从钱学森的母亲病倒卧床以来,钱均夫还不曾有此闲情饮茶。 今日,见学森如此孝敬,满心愉悦。父子俩品着香茗闲聊,海阔天空,畅意纵怀,好不痛快!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