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钱学森轶事
1911-1934年
1935-1955年
1956-1976年
1976-今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1935-1955年
再吟《爱莲说》

发布时间:2005-10-11 16:11:51   点击: 1250次

1947年的初夏季节。

钱学森收到了父亲寄自上海的一封家信。一声晴天霹雳从信中传出:他的母亲已经故去。现在,家中只剩下老父亲一人独居。父亲在信中说,他几乎是夜夜在梦中呼唤着远方的儿子。

这真是一个使他撕心裂肺的噩耗!信未读完,泪水已经遮住了他的视线。钱学森恨不得为故去的母亲大哭一场,但是,这毕竟不是在国内。强烈的悲痛使他无法在室内安静,他踉踉跄跄奔向室外的草坪,奔向附近的树林,奔向查尔斯河畔……

他漫无目的地走啊,走啊,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视而不见,脑际里唯有家乡,心田里只有母亲的面容。不知不觉,他已走进坎布里奇市车水马龙的街道。

“尊敬的先生,请赏我一枚硬币吧!”

一个断了下肢的老人,坐在桥头,手里拿了一只残旧的搪瓷杯,朝钱学森呼叫着。

乞怜的呼叫声,使钱学森从茫然中惊醒过来。他停住脚步,看了看这位乞讨的老者,不禁又想到了死去的母亲。他忆起了儿时那个风雪之夜被母亲用热汤饭救活的那个叫化子,忆起了儿时在北京跟随母亲上街,每逢遇上乞讨之人,母亲总是解囊相助的情景,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他朝那个老人走去,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叠美钞,恭恭敬敬地递到那位残疾老人的手里。那老人看着手中的一叠美钞,惊愕万分,连声说道:

“谢谢你,好心肠的先生,愿上帝保佑你!”

钱学森赶忙说:“老人家,快回家吧。这些钱足够你一个月花用了。”

那老人摇摇头,两行热泪从干瘪的眼睛中涌出:

“好心的先生,波士顿没有我的家啊!”

钱学森用怜悯的眼神凝视了老人良久,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向前走去。

“先生,请等一等!”

背后又传来那位残疾老人的呼唤声。

“老人家,有什么事吗?”钱学森回过头来问道。

“我是想知道,尊敬的先生是否来自那个古老的中国?”

钱学森点点头,脸上有一丝惊异。

“这就对了。人们常说东方人狡诈,只有中国人心地善良。看来,这话没有错啊!”老人诚恳地说。手在胸前连连划着十字。

老人的话,使钱学森感到一种慰藉。他得到的回报,竟是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夸赞,这是他所始料不及的。由此,他又想到了

母亲那无声的教诲。

回到住所,钱学森伏在案头,铺纸提毫,饱酸心血,勾勒出一幅母亲的肖像,一幅他心目中的母亲的肖像。她慈祥、俊秀,一双慧目在期望着他,关照着他……

他把这画像挂在案头,以便时时仰望母亲的笑容,回味母亲的教诲。

他突然想到,在他的藤条箱中还珍藏着母亲为他刺绣的两块手帕。便急匆匆取了出来,工工整整地铺放在桌案上:一块丝巾上绣制的是火红的枫叶,另一块上绣制的是亭亭玉立的荷花。睹物思亲,一时,他又陷入了悲痛的回忆之中。他想起了,母亲对他讲过的他是“踏莲而生”的故事;他想起了,北京旧居那口特大的雕花水缸里养育的那蓬莲花;他想起了,母亲在观赏莲花时,吟诵的北宋哲学家周敦颐的名作《爱莲说》。此时,母亲那清脆而轻柔的声音,又在耳边回响: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

钱学森在心底也轻声附诵着这脍炙人口的华章,一个花中君子的形象在他心中升起。他看到,那莲花就是母亲,就是母亲那纯洁灵魂的化身。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一夜,钱学森一直在流泪,心也在流泪。他抚摸着母亲绣制的手帕,像是投入了母亲的怀抱......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