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最新动态   论文著作   学术思想研究   媒体报道   钱学森轶事  图话钱学森  众评钱学森  音频视频
 
 
论文著作
经济
系统论
哲学
国防建设
社会主义建设
文化艺术教育理论
其他
 
"; stopscrolla=false; article1.scrollTop=0; with(article1){ style.width=0; style.height=articleHeight; style.overflowX="visible"; style.overflowY="hidden"; noWrap=true; onmouseover=new Function("stopscrolla=true"); onmouseout=new Function("stopscrolla=false"); } preTopa=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function init_srolltext1(){ article2.innerHTML=""; article2.innerHTML+=article1.innerHTML; article1.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article2.innerHTML; setInterval("scrollUp1()",20); } function scrollUp1(){ if(stopscrolla==true) return; currentTopa+=1; if(currentTopa==68){ stoptimea+=1; currentTopa-=1; if(stoptimea==50){ currentTopa=0; stoptimea=0; } }else{ 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1; if(preTopa==article1.scrollTop){ article1.scrollTop=article2.offsetHeight-articleHeight; article1.scrollTop+=1; } } } init_srolltext1();
经济
把系统学与金融经济学的研究结合起来

发布时间:2005-10-14 16:38:26   点击: 5230次

现在我们国家开始实行股份制,这就需要研究金融经济学问题。资本家能控制金融,我们也可以控制金融,通过国家银行来控制。为什么国家要控制?因为我们要为人民、为国家的整体利益服务。在资本主义国家,控制金融的目地是为垄断资本家的利益服务的。从前,美国道格拉斯飞机公司和麦克唐纳飞机公司合并,当时老的道格拉斯公司老板还未死,他说明明我可以直接跟麦克唐纳公司打交道,但是不让我干,一定要通过银行打交道,这就白白损失了好几百万美元,让银行.把钱捞走了。所以在美国,真正主宰经济的并不是厂家、公司的老板,而是银行。现在大家争论要不要股份制,我看这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重要的是应该建立一种系统,这个系统能够最有效地发展经济,同时国家又能从宏观上控制经济。因此我们也可以通过金融手段来控制经济,再加上我们这套综合集成方法,那就是最现代化的了。所以不是什么国有私有的问题,问题在于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中国共产党,能不能控制这个经济系统。这么一套最先进的方法都有了,你去学习应用就行了。

几年前我就提出要研究金融经济学。在经济学中最早是研究政治经济学,后来有人提出要搞生产力经济学,这也是对的。但我提出搞金融经济学是最现代的东西。我们社会主义中国进行现代化建设,可以由国家用金融手段控制经济,保证我们的经济按人民的需要、国家的需要来发展。所以,在股份制问题上,不能搞那种学究式的争论。

对于现在的问题,大家说得多了。我看根本问题就是缺乏长远考虑,讲的都是燃眉之急的事,最多想到明天,而后天以至再往后的事就没有想了。再一个就是看问题不全面,从局部现象看,你说他没有道理,他也说了一些道理,但这个道理不全面。每年人大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给我的印象是内容太多了,都是各部门提出的,把它汇总起采。至于汇总以后有什么矛盾,就没有再深究了。所以,今天我们国家出现的问题,从大的方面说,一是缺乏整体的思考,二是没有长远的考虑,这两个问题是致命、的。而考虑这两个问题正是系统学的观点,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所以我们宣传它,就抓住了要害。譬如刚才说到的经济过热,急于求成的问题。光说急于求成,那也不见得是坏事,要干得快一点嘛,你能说他不好!至于说投资太大的问题,怎么叫太大,怎么叫太小?问题是该不该投,像盖楼堂馆舍,买小汽车等,为什么投入这么多呢?就是脑子里头没有一个清醒的概念,不知道中国现在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哪些投资合理,哪些投资不合理。最近一期华社编的《世界经济与科技》杂志,头一篇登的是华尔街的统计,美国、苏联、日本、欧洲共同体、中国这五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比较,你一看就知道我们跟人家差得太远了。所以我说,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知道,我们处在什么位置上。不宣传这个东西,头脑就是糊涂的。

我们这个讨论班的一个贡献,就是提出了社会系统的概念,也就是提出了复杂巨系统概念及综合集成方法论。所谓综合集成,是说我们要想办法把很多很多的论文,研究成果,书籍中的一得之见等等,把它综合起来。不能像盲人摸象,你摸着尾巴就说这是大象了。所以我感兴趣的是,现在我们有一个方法,可以把零金碎玉集成起来,至少我们有了个开头,今后可以不断加以完善。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全面地研究社会系统,研究它的变化、它的动态等。假设我们在这个方面的讨论有点结果,那至少为国家做了一点事。不能像现在这样,只是把零零碎碎的加在一起,就算完成任务了。比如最近讨论中长期科技发展纲要。这个纲要分二十几个题目,分头去做。做完以后加在一起就算研究任务完成了,这样的做法是不行的。当年搞“两弹一星”的经验就是在民主的基础上高度集中。各种意见都可以讲,讲完了以后要集中统一,由中央专委定,有意见也得这么办。现在是爱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这么干,他那么干.,有矛盾也不管,重复也不管,这是我们国家今天最大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天天都在解决眼前的矛盾,根本没有时间想下—个五年怎么样,连后年都想不到。这恰好是我们这个社会系统方法可以解决的,我们要做这个工作。

当然,经济问题会有风险。有风险也不用怕,只要你预测到有风险,就可以设置防线。无非是在工作中脑子要灵活一点,想得多一点,远一点。在处理问题时要多点心眼。我看这就是大将军、大丈夫的风度。我们搞综合集成,就得有这种风度。

..返回
 
  策划制作: 中华文化信息网